我已授权

注册

新濠天地博彩娱乐官网

2019-01-17 13:28:14 和讯名家 
项目方,为梦想窒息(下)
05重整旗鼓
 
  skr链app1.0上线后,孙总软硬兼施,可谭杰伦就是不干活,照拿工资。

  紧接着,和他一起抱团取暖的一帮子程序员,依葫芦画瓢,停止进一步的研发。

  30多个员工,一大半在等着领盒饭,你说该怎么办?

  励志故事总有夸张的成分,实际上命运给你关上一扇门后,要看心情好坏考虑给你开扇窗。

  七月份,孙总的运气很好,另一个项目方急需程序员,在明里暗里地挖人。

  做生意就像谈恋爱,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,我巴不得赶走他们,你还花大价钱挖墙角。

  谈判过程不甚清晰,结果是另一个项目方出资,要走了沙盒园的政府资源,还有谭杰伦团队。

  孙总率领骨干成员撤回到自己的办公地点,不过因为没招到新的后台,谭杰伦团队中有一个人留下来了——林帆(化名)。

  林帆,男,年龄不详,籍贯不详,skr链项目原后台程序员,谭杰伦团队小喽啰。

项目方,为梦想窒息(下)
公司重新整合之后,林帆成了谭杰伦的传话筒和执行者,将团队生产的数字货币每天按时高价卖给总。

  林帆延续了之前磨洋工的作风,根据谭杰伦的指示,每修复一个bug,必定产生新的bug,问责得到的回复总是“哦哦哦,忘了调那个接口”,“哎呀,这个参数忘记改啦”、“不要紧,缺一个指针而已”。

  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孙总不敢多说,亲自烧开水泡好方便面双手递给林帆享用。

  某次核心成员饭后聚会,孙总狠狠的拍桌子:

  林帆一定要开掉!”

  06 山雨欲来

7月下旬,廖姐和李进(化名)共同成为了skr链高新区(化名)的代理,正式开启工作。

  7月下旬,廖姐和李进(化名)共同成为了skr链高新区(化名)的代理,正式开启工作。

  新后台加入,剔除林帆,技术人员全力研发skr链1.1。

  初期形势很好,公司烧钱疯狂拉盘,币价一月之内,从1元涨到10元。

  代理和用户量逐日增加,社群建设良好,姐三个微信号的角色扮演下,气氛一派和谐。

  只是,烧钱的前提是资金充足,很快,资金链面临断裂。

  搬迁之后,用于接送员工的考斯特闲置已久,总决定把它转卖给车辆出租的公司。出手前先来次团建旅行,去广东惠州,特地叫技术人员带上电脑,以防意外。

  意外如约而至,8月24日,刚在双月湾吃过午饭,廖姐发来消息说刘山(化名)不知从哪搞到了很多币,私聊群内成员出手,李进已经收了400多个。

  刘山,男,年龄不详,籍贯不详,skr链项目原股东之一。

  早在七月,刘山已经撤资,加入谭杰伦团队一起投奔另一个项目方。

  谭杰伦留着一台电脑,拥有skr链后台的所有权限,林帆不够狠,刘山代替林帆成为新的执行者,事发当天,非法获取上万个币。

  真正的难题不是拥有伟大的梦想,而是你半夜惊醒,发现梦想成了一场噩梦。

孙总本是想做个落地应用,做着做着,味道就变了。
  孙总本是想做个落地应用,做着做着,味道就变了。

  高额回报,邀新提成,自然要被别有用心的团队盯上。

  江东市(化名)来了一帮子人,先是申请代理权发展用户,一天充值数十万,一星期后坐地卖币。

  享受到资金盘团伙带来的大量资源,孙总心想不如以毒攻毒,于是频繁接触传销团伙和资金盘团伙,邀请他们入驻skr项目。

  9月,上旬币价涨到15元,下旬回调到12元。

  07 军心动摇

项目方,为梦想窒息(下)

    炒币有个屁的信仰,买再多币,还不是想换成法币?

  说是区块链落地应用,实际上空气一堆。代理手下的用户找代理卖币,代理再卖给公司。

  10月,用户量增长幅度骤降,孙总指责尚总说事业部弄那么久,一单都没有谈成,尚总听完后回了老家。

  顶不住压力,10月初,币价跌到8元,代理不再发展新用户,社群越来越冷清。

  币越积越多,没有出口,用户等着变现,泡沫很大,怎么也要消一消。

  先弄个赌博游戏,再弄个商城叫他们自己卖产品,最后再卖发币系统。

  一个产品,要加多少的功能,才能成为一个垃圾产品。

  开会的时候,孙总的女儿忍不住说,“越加越多,你看看产品现在有多少个功能,有哪个是刚需,有哪个是用户要的?”

  公司状况不佳,孙总本就心中有火:“你看了几本书就来教我?你不看看自己写的词,你,我,他,称谓都用不好!”

  一气之下,女儿辞职走人,几番劝说也没有回来。

很多代理已经存了几千个币,为了安抚代理,孙总组织了一次旅游,食宿全免,去的每人上交1000个币兑换成股份。
  很多代理已经存了几千个币,为了安抚代理,孙总组织了一次旅游,食宿全免,去的每人上交1000个币兑换成股份。

  持续四天的新疆游,孙总没有和代理一起返回,借此机会到全国各地寻找新一轮的投资。

  大连的兄弟展示了自己的传媒公司,介绍拍电影拍视频的巨额利润,孙总决定搞个区块链的小说,再拍成电影。

  安徽的兄弟说自己弄的共享单车可以免费给skr链打,但是工本费还是要收的,孙总也赞成了。

  回到江东市,孙总感慨自己半年没出去走动,损失了很多机会,以后要多去各个地方走走。顺便在代理群宣布,下次以同等规格去大连旅游。

  某个代理回复:“

  旅游没用,币有出口才有活路。”

  08 全面沦陷

  掩盖的事,没有不露出来的;的事,没有不被人知道的。

  ——马太福音 10:26

再蠢的员工这个时候也看出公司处境危险,难以维持。
  再蠢的员工这个时候也看出公司处境危险,难以维持。

  会议死气沉沉,无人发言,孙总拍桌子说:

  “谁再议论公司要倒闭,杀无赦!”

  “公司永远不会倒闭,我有六套房,卖了一套,还有五套!”

  “我们这群人都很厉害,能凑在一起很不容易,我不信这样的队伍还会倒下!”

  skr链app2.0要推翻重来,改变挖矿机制并设置锁仓。

  花了几天时间和共享单车做app对接,没想到这竟是兄弟精心设计的骗局,单车总共才1500辆,是分批打钱的,兄弟催了一早上叫孙总打钱,还好公司没有上当的资本。

11月,账上缺钱,工资难以发放。
  11月,账上缺钱,工资难以发放。

  人生如赌博,孙总拿出1000元叫廖姐赌博,说这样来钱又快又稳。

  当晚廖姐赢了4万元,够发工资了。后来又陆续赢了一些,偏财来的钱不能留在手里,也是全给公司,说是增加持股“钟十二,你知道吗?

  每次赌博都像跳楼一样,心脏砰砰地跳,想着不能输,输了就死了,一晚上可以瘦好几斤,会短命很多很多。”

  “没事没事,这样减肥多轻松,心脏跳快一些等于偶尔运动,有益健康,廖姐肯定长命百岁。”

  “我赢了钱也不开心,我没什么爱好,又不逛街又不喜欢花钱,真不知道我想做什么。”

  09 最后挣扎

  英雄,适时而生,适时而死。

以太坊如此,项目方也是如此。

  以太坊如此,项目方也是如此。

  你赔的每一分钱,都成了区块链技术向前推动的燃料。

  社群不再活跃,已成为众多项目方难以应对的问题,除了女儿每天的早安问候和公众号推文,群里发言不足十句。

  饮酒到深夜,杯子碰在一起,全是梦想破碎的声音。

  孙总持续找风投,压力很大,机会渺茫。

  11月16日,临行前,孙总给公司的每个同事挥手道别:

  “我去西安,西安事变!”

项目方,为梦想窒息(下)
后记:

  我是一双空手起来的,到头来依旧一双空手,不输啥!

  不但不输,吃过,用过,阔过,都是赚头。

  只要我不死,你看我

  一双空手再翻过来!——红顶商人胡雪岩

 

    (原标题:项目方,为梦想窒息(下) )

   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纵横财讯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(责任编辑:张潮 HZ0011)
看全文
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
提 交还可输入500

最新评论

查看剩下100条评论

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

【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和讯网无关。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